杨乃文梁博岑宁儿...他让这些人在镜头前的美貌度UP飙升!

作者:紫悦    发布时间:2016/11/04 18:03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2317   阅读:658   回复:0

在往期的《大事发声》,

依照郝云&赵照气质布置的原木质感设计和吉他墙

魏如萱&旅行团的可爱玩偶和老照片

杨乃文&陈楚生在都市夜景下的男女心事

声音玩具&逃跑计划美妙的灯光秀

...

我们可以在直播中看到美好

都可以归功于现场导演小恩和他的团队

他玩过乐队,做过DJ,张震岳的《我是海雅谷慕》微电影出自他之手

音乐是听觉的、运动的、抽象的

他的工作是让你“眼见为实”


blob.png


假如有100个“导播”,那“大事发声”的导播小恩可能就是那特别的第“101”个——


一位“导播”的日常工作,简单来说可以概括为: 1、协调现场多机位的拍摄;2、对拍摄出的画面进行切换,使画面呈现出多机位、多景别的丰富表现;3、参与前期现场布景、灯光设置的设计等等。

而对于一档音乐节目来说,画面的切换往往更需要对节奏与律动的娴熟把握,玩过乐队、做过电台音乐dj的小恩便有自己一套独一无二的工作法则,即通过现场演绎的歌曲小节数来掌握输出的画面切换节奏。“业内(导播)通常都是倒数计时,因为这是摄影师的习惯;但是因为这是一档音乐节目,而我和导播团队恰好都会数歌曲的小节数,所以大家就干脆用数拍子的方式来工作。”

但是“按拍子剪辑画面”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为了让画面更贴合歌曲,小恩给自己加了很多“课外作业”,掌握歌曲结构、乐队编制,让每一首歌都熟烂于心,也让用“眼睛”观看大事发声的观众更加切实的感受到本属于”听觉“上的音乐旋律的美好。


关于如何从音乐爱好者到从业者,以及《大事发声》幕后故事,我们有很多想知道的!


录音棚直播LIVE是不是很有挑战?


因为最大的困难当然就是不能后制嘛,我们必须在一次性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去达到精心安排的状态。音乐它是有流动的,而且音乐是层层堆叠。《大事发声》比较特别的点是要呈现音乐人彼此之间真实的互动,所以每次在拍的时候不能只考虑主唱,还得考虑什么时候什么音乐是重点。它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如何在一次性的情况下达到让观众好像亲临现场,那我自己的期许是能够传达出音乐人想要表述的内容和情感。


blob.png

blob.png

左起:导播小恩、高旗、张震岳


怎么把音乐人拍得美美的?


因为人脸不对称的,一定会有一个面是她们最常使用的。拿《大事发声》拍过的艺人来讲,比方说像岑宁儿,她脸上痣比较多,我们问一下经纪人需不需要避?但是她不用,因为痣是她的特色,所以怎么都无所谓。比如杨乃文的皮肤很好,我们会去强调这一点,所以灯光打的对比感比较重。乃文的歌很有个人特色,但她也很美呀,我们把整体光都提亮了一点,加入更比较柔和的光,把她的肤质更好的呈现出来。

男艺人比较特别的是梁博,因为大部分的人可能不接受一个很聚的顶光,因为那样看起来很凶。梁博是我们彩排的时候帮他用了一个顶光,因为我觉得他个人有一个气势在,然后脸上再多一些光,呈现出的效果大家都挺满意,有把他的个性的感觉表现出来。


blob.png


你面前那么多电视,都是做什么用?


贴张图来看看画面是如何产生的

blob.png


我看的主要是前面的大显示屏,里面分为两行,上行大的画面是风格画面,小行的是我们每一次有多少机器在拍。那每次的格数当然不一样,基础量是八机。基本上是看上排的大荧幕,因为下面很多小格,不见得可以看到细节,所以如果说我想要看一下其中某一机现在到底在拍什么?有没有对到焦?或者是有没有拍到重点?我可以把它放到上面第二个大格,所以大格它是叫做perview,可以预览。

演出开始的时候,小格里面每一格都在动,各式各样的东西,不同的乐手,不同的角度。

我正前方的屏幕旁边还有一个单个屏幕,这个屏幕的颜色跟明暗是最标准的,那个东西也是跟腾讯播出最接近。


是不是要对每首歌都非常熟悉?


我的习惯会是在演出前要到音乐人的歌单,针对这些歌曲做功课,比如先了解歌的结构,了解它的编制,然后哪些时候哪些乐器是重点...就是一遍一遍一直听,心里有个底。导播助理的工作就是会在把这些东西做的更细,他会针对每首歌的歌词,歌词到哪会有什么乐器,这些东西他会用记录记下来。在直播过程中,我们要意识到音乐人下一步的动作,然后让摄影师去抓这个亮点,所以我们做的功课都是能够越熟练越好。


现场布置和艺人的气质如何统一?


每一集我们都会一起讨论舞美和布景。一般我们都会找两组艺人的交集——音乐、外观、年龄、星座、各种各样的交集,然后再从画面考量上面去想,怎么样会比较适合两个人。

上一期陈楚生和杨乃文的城市题材,是怪兽老师提出来的。两组人在音乐上面没有太大的交集,但是都能代表都会男女不同的层面,各自表态。所以在布景的时候,会比较客观地设置主题。


blob.png

魏如萱&旅行团直播中,现场的小玩偶


blob.png

逃跑计划的“机车工厂”一角


blob.png

在布置声音玩具的灯光秀,如宇宙海洋一样


最累的一场《大事发声直播》?


所有人都对这一场最有感觉,包含摄影师在内。整个街声团队跟兄弟本色很熟悉,沟通上面是没有什么障碍的。他们可以很直白的跟我说他们希望怎么样,所以彩排完的时候,经纪人希望说“画面可以越脏越好,因为是嘻哈音乐,不需要把我拍的美美的,我不在意把我拍什么角度什么的,我只在意把气势拍出来”。因为有越多的考虑在里面,我越手忙脚乱。那当兄弟本色告诉我说,不用考虑这些东西时,一切跟着音乐走就好了。那一场我也就跟摄影师们沟通去尽情、用力地拍摄,所以这一场下来是每个人都大汗淋漓的,但非常有成就感。


问问小恩,如何从音乐爱好者到从业者?


blob.png


从小就喜欢音乐?


我14岁以前是学古典音乐的,学钢琴,然后念的是音乐班,主修的是小号跟竖笛,辅修的是竖笛。14岁以前是家人的安排,我没有什么自主的空间。14岁开始自己去找音乐听,发现其实好像真的有兴趣的不是古典乐,于是开始弹吉他。家长给我的设定是走正规音乐这条路,但我选择了直接念普通高中,然后就开始玩乐团,大学念的是影像,这些都跟我现在的工作息息相关。


DJ是不是一个不错的入行机会?


我大学在电台,也是因为很喜欢音乐。在台湾传播学院,很容易什么都学,但什么都不精,你要精就是自己去寻找你想要精的那一块,自己想去学的。所以那时候其实广播也算是所学的内容。大学毕业后做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电视台,然后跟着贾敏恕老师,开始做现在要做的事情。


blob.png


怎么转行做了现场导演?


不知道算不算是“转行”,因为在台湾我们往往都是一个人会做很多不一样的事情,比方说做导演的有可能是有摄影师的背景,或者是有后期的背景。所以前两年我们的工作可能更偏重于做活动记录,就是整个记录过程,抓拍每个舞台的状况,跟大家来参与这个活动;现在在这种录音棚live的形式下,可能就偏重于做现场导演这种。


你会推荐什么歌?


我那时候介绍我最喜欢推荐给大家齐柏林飞艇,其实都听。我是弹吉他的,所以很喜欢这种吉他英雄,可能我这个年纪没有什么人会去挖以前的东西过来听,现在很喜欢蠢朋克,大部分还是听西洋的比较多。



推荐点台湾好玩的地方吧!


我也有跟内地朋友聊过如果去台湾玩,想要去哪里?很多第一时间去台北走一走,千万不要去台北,就是一个城市,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喜欢往乡下一点的地方走走,因为城市住久了就会向往与自然为舞的轻松,比如花莲啊台中啊。然后那一年拍MV的时候,我们前期是跟贾老师几个人一起到花莲住了三天两夜,张震岳当向导,玩得很开心。然后我觉得高雄也蛮好的,高雄是港口边的城市,在那边呼吸到的生活步调会不太一样。


blob.png

关于林悦恩(小恩)

飞碟电台DJ

好事989电台DJ

张震岳「我是海雅谷慕」专辑音乐微电影,编剧、导演、后製剪辑

张震岳「破吉他」MV导演

电视节目「见证大团第二季」,后期导演、摄影、后製剪辑<张震岳、伍佰、逃跑计划、顽童、Faye、四分卫、许哲珮....等>

「2014上海简单生活节」、「2014台北简单生活节」,记录片小组导演、后製剪接

「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街声舞台导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