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失联,只有音乐、诗与荷尔蒙的48小时

作者:紫悦    发布时间:2016/11/25 11:43    分类:乐童动态    点击:230   阅读:56   回复:1

上周双十一,当举国上下都在疯狂网购时,我和五个单身少年少女禁闭在一个充满音乐、书籍、酒精、人肉的空间48小时,断舍离一切电子设备,与全世界失联,全程只有一个摄像头与外部世界单向连接,任何人都可以透过它窥视我们六个人的一举一动,而我们犹如身陷楚门的世界,只能通过有限的物质补给、空间内的精神食粮、彼此的交流陪伴,度过这不同寻常的48小时。


blob.png


这是乐童音乐 x Someet联合举办的一次实验性真人秀直播活动,地点在北新桥文艺地标“乐空间”——一个集Livehouse、唱片店、书店、酒吧、咖啡馆于一身的多功能音乐空间。


整个过程在“一直播”播出,共计五万次观看,点击超过40万次。(竟不去抢双十一)


当把六个好奇、多动、孤独还好看(不要脸)的年轻人从信息炸裂的互联网中打捞出来,丢进这个氛围暧昧的孤绝空间,安排他们用羞耻问题诘问彼此,互相协作着生存,阅读探索宇宙与嬉皮,甚至丢弃语言交流三小时,会发生什么?他们会相敬如宾地度过48小时,还是在特殊环境下打破陌生人距离发生深刻连接,建交、脱单、或撕逼?会因脱离手机而坐立难安,还是会安心徜徉在乐空间的精神气场,探索自我?


在亲身经历了这48小时后,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上述情况都发酵了,在或明或暗处。



准备好面对未知48小时吧!


11月10日上午11点,直播开机,素昧谋面的六个人相遇。甜美型姑娘忽米,满胳膊纹身的晨雨,雌雄同体的钊羽,微笑不语的子晗,年少老成的亚日,和不停记小本本的我,我们六个人,从现在开始,接下来两天的命运开始与乐空间连在一起。


blob.png


我们围坐一圈,得到了六个包袋,里面装着一份乐空间使用指南,一套Someet出品的桌游牌Uga,一架拍立得,20张相纸,六张酒券,7张规则说明的纸条。这是我们的生存指南与连接道具。


blob.png


破冰是首要任务,简单自我介绍后,我们打开Uga牌,开始互相拷问。“如果你变成一只猫,要如何证明自己曾经是人?”“如果知识通过性传播,这个世界会怎么样?”诸如此类脑洞与尺度奇大的问题。


blob.png

Uga是Someet设计出品的一套问题卡牌,其中精心设计了72个问题可以让参与者真诚交流和自我暴露


在你言我语中,大家性格的不同逐渐显现,有人内敛,有人奔放,有人偏向感性,有人冷静理智,有人积极配合甚至主动引导各个互动环节,有人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不再只是初见的一副单调面孔,各自形象开始丰富起来。


没有谁能一直保持新鲜感与激情,两个人不能,一群人也不能。持续的游戏刺激后,大家开始疲惫,四下分散,场面不再有序,有人显露出无聊。其实无聊与无序本就是生活的常态,如果这48小时内需要一直靠游戏等外物刺激,那和受困于互联网的信息刺激也没有什么两样。


陷入无聊后,大家反而找到了与各自独处的方式。有人两两私下交流,有人在下沉空间听唱片,有人在书架旁看起了书。乐空间依然按照固有的方式运转着,店长一边写诗一边处理店内事务,店员一边工作一边用颜值点亮乐空间,有客人来看展,有人在喝着咖啡聊天,音乐一直静静流淌。


还有好几十个小时要在这里度过呢。接下来会有音乐人司徒嘉伟和李婕伴随的爵士时光,声音雕塑乐队为默片《阿兰人》的实验配乐演出,店长主持的垮掉派诗歌朗诵会,黑胶、噤默与绘画,还有一场我们准备花掉所有酒券的电音派对。


在这样的场景交往中,我们六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想想就很好奇呢。



我们的交流,仿佛加了催化剂


本以为48小时可以被轻松维持在你好我好的陌生人时间里,但其实要在朝夕相处中保持内心世界大门紧闭,只输出美好的距离感,是一件相当耗能的事情。


我们六人的关系进程,从初识的互相试探,经历短暂的蜜月期,再到差异和偏好浮现,和世界上所有其他关系没有区别。只是在时空隔绝的乐空间里,一切仿佛按了快进键,本质更清晰快速地显露了出来。


大门不能出,手机用不了,身边五个同病相怜的人,还能怎么样?聊天呗!


从群聊,到一对一的私密谈话;从需要借助纸牌打开话题,到谈话行云流水;从第一天说得口干舌燥,到第二天“禁言时间”用眼神和纸条交流,这48小时中六个人体验到最多的,就是花式高质量交流。


blob.png

禁言中


群体互动固然热闹忘我,但明显大家更渴望点对点的交流,而真正建立连接也是在这个时刻。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在是“禁言三小时”里,我们回归了一种古老而低效的交流方式:传纸条。大家都用心梳理、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每个人的想法,也都被认认真真地看到。


blob.png


或许都是年轻人的缘故,六个人的三观出奇一致。对于一些“大尺度”话题,比如关于道德与欲望,关于性取向差异,大家都持开放包容的态度。而陌生人之间的对话,竟也是异常坦诚。或许是由于空间带来的亲密感,或许是由于直播场景刺激了自我表达的欲望,大家毫不掩饰地谈论自己的经历与观点,相识不到两天,已能互相窥见彼此的内心世界。这是日常与人交往中很难体会到的经验。


也或许是由于,比起身边的人,人们本身就偏向于向陌生人袒露心扉。


越是重要亲密的关系,枷锁和障碍或许也越多。当面对陌生人,抛开思想束缚,反而能获得更高质量的交流。


嗯,是不是有一种市场投放不精准的感觉。


如果你也常感到和身边人沟通无力,或许你也需要一个特别的空间或场景,给自己来一次加催化剂的交流体验。


无聊与无序是生活常态,

但音乐让平淡发光


无序和无聊是生活的常态,但音乐让这平淡的日常点滴闪光。乐空间有着原木的温暖颜色与质感,永远不缺的就是音乐。在这里仿佛时时刻刻浸泡在音乐中,你可以舒适地享受热闹或孤独。


安静时的乐空间适合孤独。没有网络连接让我有一点心慌,但乐空间给了我安全感。关上木门,外部世界的雾霾、噪音似乎都被隔绝。从书架上随意挑一本书,蜷在下沉空间消耗一段不计时间概念的时光,翻开《白刃的海》扉页第一句:“穿透脚掌的铁钉追兵,这是天赋的全部含义。”嗯,正符合我当下的状态(不要脸x2),仿佛在此刻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之书》。


blob.png


舞台上司徒嘉伟和李婕正在排练,暖暖歌声穿透乐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一遍遍唱着“losing in the Sunday afternoon”,台下有人跳起了摇摆舞,一切美好得自带柔光镜。


到了夜晚,乐空间也兼具疯狂和温柔两面。


在“垮掉派诗歌朗诵会”,我们在店长的引导下围坐一圈,阅读莱昂纳德科恩的诗歌,有人讲述了自己被催眠的经历,我们互相分享对垮掉派与嬉皮文化的理解。那一夜我们仿佛被莱昂纳德科恩集体催眠,而第二天就惊闻科恩去世的消息。


店长悲伤之余,写下了这些文字。昨夜,我是科恩的灵媒



blob.png

夜晚读诗会


而演出时,灯光暗下,人群涌入,吧台开始忙碌。不管声音雕塑乐队磅礴精致的现场,还是荷尔蒙涌动的DETOX电子大趴,乐空间的每一个零件,音响、灯光、乐器、舞台,都被调动起来完美地承载演出。此刻我们六个人的小团体早已被打破,不断有人加入,驻足,在人群流动中凝固着对音乐的热爱与认真。


而我们六人,一人一张的酒券早已不够用,钊羽在吧台买了一瓶龙舌兰,我们在盐,柠檬,酒精的叠加刺激中,相视而笑。



听听他们怎么说


忽米:

小时候看《奋斗》,很羡慕里边儿的一个男主租了个废弃工厂,和朋友们一起把它改造成了一起生活的空间。在21岁之前,我终于因为这个活动,来到了乐空间这座小岛,和其他五个陌生人吃住玩48小时,没有手机和网,只有音乐电影书诗酒和朋友。其中最珍贵的收获就是这五个色彩鲜明的可爱的朋友。


子晗是黑色的,自由的,纯粹的,像风一样的姑娘,一下子就跑远了,一下子就笑着从背后抱住你,一下子就释放出最浓烈的情绪包裹住你。


紫悦是酒红色的,温柔的,深邃的,有着极强的人格魅力,让人感到安心和舒服。一直在给大家拍照,在本子上记录着两天的日常,去7-11给大家买吃的(生存开始之前!)。


晨雨是橙色的,光头,花臂,结实,在直播里被叫作“纹身哥”,我们说他是“胖版林更新”。但一接触就能发现他是个内心极其温柔的会照顾人的金牛座。所以我叫他母亲。


亚日总穿着件绿色的大外套,话不多,爱躺着,看起来高冷不爱搭理陌生人,但作为我们的大厨,花半个小时用汤锅炒出一盘好吃的土豆丝,在深夜默默地煮好第二天大家起床后吃的鸡蛋。


小羽是粉色的,软萌,少女心。作为刚出道的优秀艺人,唱歌很好听,直播技艺娴熟。一开始会担心她的矫情和不好相处,但慢慢也发现了她的单纯和真诚。


那两天过得很平淡,很舒服。事后回想起来,也愈发美好。乐空间已经成为了心中的小岛,他们都是我小岛上的,互相依靠和陪伴的朋友。


从乐空间出来了几天后才发现,我大概是把牙膏和洗面奶和魂,一起遗落在那儿了。此刻我正在地铁五号线上,正迫不及待地赶去那儿,把它们取回来。


晨雨:

活动举办还是很成功的。大家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里,食住自理,有谜题和游戏,有黑胶和书,还有!晚上的演出是相当精彩,以及深夜读书会,这些种种陪伴着伙伴们,使大家融为一个整体。对此我们都对主办方由衷的感谢,能给我们一段回到校园时光的美好感觉。活动让大家成为了真正的朋友,可以说这种机会真的非常难得。


现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太远,再加上通讯发达,连好朋友都可以很久不见一面,我并不是一个人很传统的人,但我仍会尽力保留一些美好的回忆,并努力使之重现当年的风采。不知道大家如何,是否可以尝试和亲人或朋友在一起,关掉手机48小时,不是为了防止骚扰,而是想再次认真的看看彼此的眼,传递一份真诚和友谊。


顾钊羽:

当初想放掉现实中杂乱的各种屁事,逃避两天,去到乐空间,第一次睡了帐篷,除了地面有点硬,在小小的空间里还是很有安全感的,心里想着或许某年某日我一定要在沙漠里睡一次帐篷看一晚星星。乐空间像一个游乐园,音乐啤酒,咖啡朋友,总会在内心深处勾起再去看看的念头。


亚日: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第一次喝完酒,白天各自拘谨相互试探的几个人开始你侬我侬。那时候感觉有层纸一捅就会破,但是不管是“直播”这个大环境也好还是集体意识也罢或者什么别的,纸一直处于可被捅破却未捅破的边缘。


子晗:

非人类物质是互相吸引的,能够被赤裸包裹的感觉。


一些花絮



子晗和店长的宝贝女儿,和一只叫“石狮子”的小狗


blob.png

钊羽在给直播观众讲解


blob.png

晨雨,一个温柔会照顾人的纹身壮汉


blob.png

忽米,一个不光会照顾人还会照顾直播的可爱姑娘


blob.png

亚日和小狗“渡边”


blob.png

子晗在读诗会上流泪了


blob.png

是的我们睡在帐篷里


blob.png

谢谢观赏


乐空间


WechatIMG39.jpeg


点击这里文查看乐空间更多演出

评论

乐童音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