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给我三天黑暗 : 周云蓬的听觉生活细节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4/18 14:21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391   阅读:96   回复:0

民谣诗人周云蓬新专辑《四月旧州》春季巡演即将于4月18日在上海浅水湾文化艺术中心唱响,演出门票正在乐童独家预售中。日前,周云蓬经纪人郭小寒写作了一篇小文,用文字描述了周云蓬的听觉世界。巡演开启前夜,走进周云蓬的听觉世界,也许你也可以想象“假如给我三天黑暗”。

 

文/郭小寒

 

在网上大家总会半开玩笑地问周云蓬:你是真的看不见吗?

这足以证明:老周在过着一种和正常人差别并不大的生活,他吃饭喝酒穿衣走路做音乐录音巡演交朋友写书看书上网发微博,所有正常人做的事他都做的到。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九岁失明的他,已经不记得多少颜色、形状和风景。但他靠听觉和触觉捕获这个视觉世界的一切细节,转化成自己能驾驭的方式,找到与这个世界的接口。

生活,适应生活,驾驭生活。

我如下提供一些我与他在一起工作的见闻和记忆,试着用文字描绘他的听觉世界。

 

 

候鸟型音乐人,是老周对自己的描述,他旅居在更适合生活的南方城市,天气暖和了就上路去巡演。夏秋他在绍兴,冬春他在大理。大理的冬天充满阳光,很多人都是像夸父一样追着太阳,只是为晒一个暖和。我没有去大理探望过老周,据说他在朋友的房子里面住,每天晒太阳,弹琴,用电脑写小说,吃素食,像听收音机一样听微博上的内容从手机里播出来。日子过得很从容。他喜欢早上自己煮稀饭,听着稀饭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大概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下点菜叶子下去,再过一会就吃了。有一次,他尝试自己炸核桃,但核桃不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把核桃炸糊了,满屋子的烟,像发生了一场火灾,出门买菜的工作助理回来吓哭了。但他看不到,只闻到了一股烧焦的甜味。

 

春天快来了,老周想趁自己还在大理的好日子做新的东西。他把小河也叫了去,他们准备一起去村子里面录一张新专辑。用欢庆的录音棚,据说条件不够好还经常断电,而且新专辑里的歌词大部分还没有写,他怎么说动小河的,他说村子附近有一个温泉,还有一座庙,小河就扔下北京的工作,来了。

 

 

很多人问老周为什么搬到大理,或者绍兴,为什么离开了北京,他有一次开玩笑说北京的盲道上不盖盖的下水道太多了,他不敢再住在这里。要知道,五六年前,他在五道口的13club演出完是可以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回香山的家的。正因为他的不方便,他才能体会到更多生活中的细节,更多被快速工业化和全球化的都市日益忽略的细节,而这些细节正在北京这样的城市里迅速地消失着。

 

民谣歌手这几年都选择了“在路上”,每个城市的livehouse和音乐节都在繁殖生长,但硬件软件水平真是良莠不齐。老周作为一个民谣歌手,开始研究效果器。每次去演出前调音,他都跟调音师说您帮我把调音台上的都打平就可以了。然后他和工作助理一起调效果器,吉他和话筒都接在自己的效果器上,他坐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指挥工作助理接线和调效果器,这个开大点,那个扭小点,这个往左一点,那个往右一点,通常不会很费力就调好了。一切都ok后每次演出他都会要一个小桌子,上面放上一瓶酒,一边唱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观众越来越热情,他看不到,只能喝酒。到最后,已经进入了另外的境界。

 

老周很喜欢讲故事,那些听来的故事。每次去到一个新的地方,他都喜欢去名人的故居,喜欢坐在那里回想这个人的故事。他的记忆和生活感悟都是靠听觉积累的。所以他的歌也好多都是在讲故事,讲中国孩子的故事,讲杜甫的故事,讲林昭的故事。总有人问我旗下为什么老周最火这个问题,后来,后来我想过,也许讲故事的民谣才是动听的民谣。几千年前希腊有个盲人叫荷马,你们还记得吗?

 

老周喜欢“听书”,每次出门远行的时候,他都会把一本电子书装到他的听书软件里,这样在途中,就会有一个声音陪伴。如果是一本他很想读但没有电子版本的书,他会请朋友或助理帮忙朗读并录下来,路上听。去年我们去香港演出,他请工作助理帮忙读了20首佩索阿的诗录到自己的听书软件里,回来的时候说下次想听辛波斯卡。

 

有一次老周喝多了,向我们描述他的梦境。他说他梦到跟刘2和梅二喝酒,还一边喝一边探讨民谣创作问题。我们斗胆问,你的梦是什么样子啊?他说:是黑色的,都是声音。梅二和刘2的声音,还在探讨着民谣创作的问题。

 

 

——————————————————————

周云蓬春季巡演路线及时间:

春宵晚20:30与你相约

4月18日上海浅水湾艺术中心

4月20日杭州 酒球会

4月25日长沙Red Live Club

4月26日广州TU凸空间

4月27日深圳 B10现场

官方唯一网上预售就在http://www.musikid.com/project/56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