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特刊|邵夷贝前传: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2/29 11:07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423   阅读:113   回复:0

2008年2月,一段名为《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的演唱视频在网上被争相传诵,几天后在优酷网的点击率就高达几十万。围绕“大龄文艺女青年应该嫁个怎样的男人”的问题,道出了不少文艺圈的真实生活细节。该歌曲的作者邵小毛也迅速在网络上走红,用一种自嘲的姿态成了”大龄文艺女青年“的代言人。在今后的几年里,她接连发表专辑、组乐队、全国巡演,并跨界电影和文学,就像一匹黑马,迅速成了了音乐圈、媒体和社交网络的焦点人物。


邵夷贝《新青年》预售+寻找504位实体唱片名誉出品人


作为一个典型的80后文艺女青年,就像所有的80后文艺女青年一样,邵小毛喜欢民谣,话剧,艺术电影,豆瓣,自拍照片和帆布鞋,平日少言寡语,活在自己搭建的虚拟的文艺世界里。作为以四个和弦起家的非专业歌手,邵小毛的成就一直伴随着非议,也许是网络时代成就她这样的特殊案例,但她本人也有足够的才华和耐力来承担。别看她平时软绵绵细声细语的,内心特别强,从在北大就与她相识的“女同学”,几年来对她的关注、采访,让我更清晰地看到了她的成长与进步。


(一)


邵小毛是青岛人,父母都是老师,可能就是因为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周围一起生活的孩子比较少,一直独来独往的。上高中的时候邵小毛就很文艺喜欢摇滚乐,用自己不吃饭攒下来的钱买了张楚在青岛演出的门票,演出完后跟张楚见面特别特激动,“然后还在张楚面前唱他的歌,结果张楚也跟着我们哭起来。”看过孟京辉的《先锋话剧剧本》,就想着自己将来也要导演话剧。他把这些愿望都写在小纸条上等着自己将来到了大学以后,按照这个顺序去实现。就是因为喜欢摇滚和艺术,在父母眼里,容貌乖巧的邵小毛却是个让他们担心的孩子。邵小毛第一次高考并不理想。没想到,复读一年后的她却考成青海省文科状元,于是02年去了北大读新闻系,还第一次上了报纸,等到她第二次上报纸,她就是红遍网络的歌手了。


北大是个文艺活动很浓的地方,邵小毛如鱼得水。开学不久就去报了北大的话剧社,话剧社面试要求成员最好能排话剧作为作业,邵小毛这是必须要交的作业,就很努力的排了一个短剧,阳差错的成为积极分子,一直从大一到大四,也拍了几部话剧,比较出名的有《她们》。高中见张楚的时候,张楚身边的工作人员曾问她如果学乐器组乐队,她想成为什么,她看到身边的架子鼓,就随口说了当鼓手,到了大学他这个愿望也实现了,开始跟人学鼓,组乐队,风格涵盖歌特,实验,朋克等等,邵小毛后来开始学吉他,刚学会四个和弦的时候看了一场周云蓬的演出,她觉得周云蓬写歌的视角很特别,于是就学着他那样的手法写,就写出了红遍网络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 于是她又成了民谣歌手。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灵感来自摇滚八卦,但也有当时邵小毛的妈妈逼她交男朋友的压力在先。围绕着“大龄文艺女青年应该嫁个怎样的男人”这个问题,这首歌道出了不少文艺圈的真实现状。 如今,过了25岁的女青年都叫“剩女”,现在就是一个“剩女全盛”的时代,这首歌之所以网络暴红,就是切准了这样的一个时代命脉。


而邵小毛关注的是80后作为个体的“孤独感”,“小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带一个耳机特别酷,也不需要和谁说话,大家彼此之间的想法都不一样,也不会互相包容,就缺乏沟通了。也很难从和别人聊天中汲取到什么,所以有时候看着一个人说了很多话,可是自己还不是很认同,这种沟通也没有什么收获,还很耽误时间。”邵小毛在北大上完了本科又去传媒大学上了研究生,一直在做乐队和搞话剧“有孤独感的人也想表达自己,所以我一直做乐队和话剧,可能舞台上才有我的话语权。”


毕业后她也没着急找工作,继续搞她的文艺,在网络公司上了不到一个月的班, 这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让她他迅速在蹿红,她就再也不用去上班了。她成名之后的当务之急就是好好练吉他,因为她只会四个和弦只有三首歌, “盛名”之下,那时的她连个专场都演不了。


(二)


2009年,签约壹样文艺的邵小毛像一个职业歌手那样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过家家》,并开始正式用自己的本名邵夷贝。看似柔弱娇小的邵夷贝心里却储藏着巨大的能量和远景。她的创作并没有延续《大龄文艺女青年》的幽默和俏皮,北大新闻系毕业的她以对时事新闻的敏感度,将视野关注到当下社会的热点话题,这为创立了独特的个人风格,也让很多人不理解:“一个软绵绵的无力女声,为什么非要探讨国人的劣根性?”


然而头脑走在前面,技能在后面的后果是这张唱片的不成熟,无论是唱功,配乐、编曲还是制作都差强人意。这更像是一种占地标的宣言:“我来了,用音乐关注社会。” 比如那首点题的《过家家》,其含义就远比我们预想中要深远。


2010年初,邵夷贝的第二张专辑《灰色人种》面世,更是将社会性这一议题在音乐中贯彻到底。在她看来,周围的社会与人都太麻木了“大家每天都在忙忙碌碌地生活,追求物质,不太在乎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也不太在乎道德标准,混混沌沌地活着。而她不想这么麻木,也想唤醒周围人的麻木。”


“要说投机,我觉得写爱情题材更投机!”,现实中的邵夷贝不仅仅是口齿伶俐反应快,她在与这个世界辩解的同时也在加强自己的内功。她用了一年的时间,专门去学了声乐课,学会用声音表达自己,并和很多知名乐手合作组了一个名叫“大英雄”的乐队,她亲自制作了新专辑,练习写小说,并做营销推广。新专辑面试后,邵夷贝马不停蹄地安排了六个城市的全国巡演,开始真枪实弹地与观众用音乐现场交流。对于扣在她头上的文艺女青年的帽子,她不肯定也不否认,在她看来,文艺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这个世界已经够混沌的了, 而她比你想象的文艺青年弱不禁风的样子吃苦耐劳多了。


(三)


2014年年末,邵夷贝在“乐童音乐”通过众筹的形式发行了第三张专辑《新青年》,这张拥有504位名誉出品人的专辑似乎是她对自己,同时也是很多中国青年的成长过程的一种记录与审视。无论名字还是周边,这张唱片无疑是对“五四运动”这一使中国青年思想觉醒的事件的一种致敬。当然,她只是个姑娘,是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姑娘。在当今,谁还会使谁觉醒?谁又能让谁奋不顾身?她在做的,只是对过去的回忆和思考,这在当今这个喧嚣的时代已经弥足珍贵。我们总是在盲目地一味向前,而忽略了我们对当下的品味和对过往的反思。这也许是一个姑娘能带给我们的最珍贵的东西了。《新青年》是邵夷贝给大家讲的一个故事,你可以仅仅把它当作故事,可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回忆过后细细品味其中的滋味,不是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