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南无乐队刘相松:有热情的、自由的都应该叫做摇滚乐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1/16 18:03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305   阅读:80   回复:0

南无乐队2015全新专辑《春来了》预售


对于热爱摇滚和关心小众音乐圈的乐迷来说,《中国好歌曲》的舞台无疑是个与老熟人偶遇的高发场所,当刘相松穿着棉袄唱起这首春意盎然的歌,喜欢南无乐队的人会心一笑:这个独立圈的老炮怎么也来了?如今的刘相松,让他这首《春来了》从圈内火到了民间,在这个离春天已经不远的日子,听到这首歌实在太应景不过了。只是,这么一个人,这样的歌是怎么来的,还要听他好好唠唠。


组成乐队:成员相遇是“狭路相逢”

刘相松大学的专业是古典吉他,如今的他是一支摇滚乐队的主音吉他手兼主唱,这看起来跨度很大,但在刘相松的人生轨迹里还有过更大脱轨。毕业后,出于日后生计的考虑,他选择了放弃音乐,前往北京林业大学进修园林工程专业,只是再次遇到爱音乐的人,他又忍不住拿起了吉他。对于南无乐队的组成,刘相松的说法是“狭路相逢”。


《春来了》算是“好歌曲”里最独特的歌之一,南无乐队的风格也让人过目不忘,这跟你本人和乐队成员的性格都是契合的吗?

刘相松:这个就叫狭路相逢,什么样的人就能遇见什么人。首先我是一个比较开朗,比较乐观的人。我身边的乐队伙伴也都陪伴我好多年了,他们的性格也一定是这样的,大家跟家人一样,也没有那么多计较,也不知道咱们的音乐是怎样的,大家就认为,最关键的是能够一直坚持做,能做到50岁甚至是60岁最好了。


你大学的专业是古典吉他,那时候就喜欢上了摇滚吗?

刘相松:没有。我都不知道乐队这种形式,也很少看电视,那个时候学的是古典音乐。


什么契机组了乐队?

刘相松:因为搞音乐想活着很难,后来我搞了一段时间园林工程,因为家里是做这个的,干了以后才发现什么都不会,然后就想到北京进修一下园林工程的知识,学一些实际的东西。但是到了林业大学以后又看见有人弹吉他,然后就(把吉他)捡起来,把乐队搞了起来。


是因为发现了志同道合的人吗?

刘相松:是这样的,像我们乐队的民乐手,他是民族大学民乐系吹笛子专业的,我们在林业大学的年终晚会上认识了,之后他来找我,然后我们一块儿吃饭,大家都没有聊乐队的事儿,后来我正好要找一个民乐手,在中央音乐学院找了几个,试了一下感觉都不太对。忽然有一天他跟我说,你是不是在找民乐手?我说是。他说你想找什么样的民乐手?然后我说吹笛子、萧、唢呐,然后他说你为什么不找我呢?我就是啊!就这样尝试了排练,感觉很对,大家也聊得来,就这样来了。像我们乐队的节奏吉他手,一个女孩,在林业大学的那段时间我在吉他社教大家弹吉他,那个姑娘拎了一把挺好的琴来了,但是弹得不太好,我心里想我得教教你,就这么一教,把她教成了我的吉他手。


开始找乐手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了南无乐队的雏形?有了组一支风格独特的乐队的想法?

刘相松:对,因为大家觉得我的唱法这么民族,应该加一点民乐,那个时候一点儿名气没有,到中央音乐学院找乐手的时候给不了多少钱的,又挣不到多少钱,但那时想不了这些,就想管他多少钱,我要玩音乐,就是这种想法。


玩乐队的过程顺利吗?

刘相松:那个时候很难的,真的就只是玩,大家的水平也不好,但是还好,我们一开始就没有翻唱过任何人的歌,那个时候从水平到意识大家都没有太多的想法,慢慢这么碰撞,大家觉得我的一些唱法,还有一些元素比较独特,就这么一点点的拼凑起来。


音乐风格:为什么高兴的音乐不叫摇滚乐呢?

刘相松在节目中演唱的《春来了》,在南无之前的一次LIVE中,刘相松和乐队成员在曲末带领着全场观众一唱一和:“这歌叫什么?叫春来了!这歌叫什么?叫春来了!”如此反复几次,观众都明白了乐队风格的不羁。听过南无乐队现场的观众都会迅速被这支乐队的台风感染,就算在全国,南无也当属现场表演气氛最好的一支。但有人质疑说南无乐队的风格不叫摇滚,刘相松不同意,因为他对于摇滚的定义要宽泛得多。


南无乐队的创作风格是怎么形成的?你第一次尝试创作是什么时候?

刘相松:那就得说到我身上了,因为南无乐队的编曲和作词都是我在做,第一次创作大概是10岁左右的事儿了,写了一首叫《青春痘》的歌。那时候还在山东电视台表演过。


乐队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些名气的?

刘相松:得演了好长时间,大概一年多,将近两年。就是参加各种学校的演出,大的音乐节没有人知道你,就去一些小酒吧演出,演过一个人都没有的演出,甚至是来三五个人,一场演出还赔好多钱,得有将近两年才慢慢的开始有了名气,有人关心你。


最初观众能理解你们想表现的吗?

刘相松:最开始观众是不理解的,他们会觉得这不像是摇滚乐,我是觉得有热情,而且又是自由的音乐都应该叫摇滚乐。那时候有很多媒体采访我,问我你们是不是摇滚乐?我说,当他们很悲伤,很愤怒的时候就叫摇滚乐,可为什么高兴的音乐不叫摇滚乐呢,没有高兴,何来的愤怒呢?这两个是相对的,但也是在同一条线上的,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是摇滚乐。


你把自己的音乐形容成乱炖,在你眼里,音乐是不是不应该被按类区分?

刘相松:我是音乐学院出身的,包括12平均率,它都不是铁定的,因为现在的未知数太多了,包括科学在内,都存在很多漏洞,我们只不过是没有发现更好的才把这个当做定义。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发展,都需要慢慢改变。可能20年后,音乐完全是另外的样子,只是你今天想象不到而已。


很多人看了你在《好歌曲》上的表演会觉得你也适合做个主持人,像一个综艺咖,是不是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

刘相松: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表演时说话的成份是很大的,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观众和演职人员是有距离的,我就特别想拉近这个距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要跟他们打成一片,真心实意的变成他们的朋友,以前我觉得做作,但慢慢的已经变成一个习惯了,我觉的观众和演员都合到一起,这种演奏才是最精彩的。


有人说的南无的风格跟二手玫瑰有点像,你怎么看待两支乐队的异同?

刘相松:很早以前有人说我们的风格像二手玫瑰,其实二手玫瑰自己都说我们和他们完全不一样。我曾经和二手玫瑰聊过很长时间,南无乐队完全是另外的状态,就说唱二人转吧,梁龙(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没有我唱得好,我从小是唱二人传长大的,(你不是山东人吗?)我是东北出生,之后才来了山东。我觉得南无乐队不是单纯唱戏曲,而是把戏曲的成份融合到我的唱法里,那天刘欢老师说它是一种中西的融合,我觉得非常对,我们不是有一个框架,然后让它标新立异,而是真正的融合。


原文来自:腾讯娱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