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色推土机开始算起,这些民谣武林大会,你参与过几场?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1/19 16:39    分类:乐童动态    点击:1755   阅读:567   回复:0

刚刚过去的周末,“音乐肖像”第一阶段的报告会“时间的蜜”完美地告一段落。在这些音乐人之中,鲜少以“横切面”天团露面的小河周云蓬万晓利三个人,成为最大的亮点。

不过,只知道横切面,还不够!民谣大佬10年来的的江湖武林大会,你知道多少?又在乐童参与过多少?答错一半的人别说自己是民谣狗!!!



2009年

假如给你三天黑暗·帮助贫困盲童《红色推土机》专辑首发演唱会


blob.png

“红色推土机”是一个帮助盲童的计划。26个歌手,26曲童谣,大家自愿无偿录制,努力让盲童生活地有希望有音乐。2009年4月,参与专辑的民谣歌手在北京星光现场,举行了一场“假如给你三天黑暗·帮助贫困盲童《红色推土机》专辑首发演唱会”。

在努力点亮盲童世界的同时,这项活动也点亮了中国的民谣地图。李志从南京、陆晨自上海,丽江的张佺都将专程赶来,一次民谣歌手的全国大串联,千里迢迢只为唱首儿歌,帮助盲童更幸福些。


2010年

民谣救护车


blob.png

这是用音乐挽救一位女孩生命的演出。佟妍靠着自己和朋友们的力量成立了民谣厂牌"刀马旦",制作发行了五条人的第一张专辑《县城记》,周云蓬的《清炒苦瓜》、钟立风的《疯狂的果实》等等。2010年5月的时候,佟妍决定录制一张属于她自己的唱片《南国》,在即将最终完成的时候,佟妍却被确诊患了急性白血病。

作为一名民谣歌手,没有医保,社保,积蓄不多。在周云蓬和小河的提议下,大批音乐人建立了民谣救护车,组织了一系列义演、义卖活动帮助佟妍一部分的医疗费用。从10年到现在,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几十场义演。

上天会厚待善良的人,佟妍在2015年举办了自己的巡演。


2010年

爱生活爱民谣


blob.png

blob.png

当周云蓬,小河,张玮玮等人的音乐出现在越来越多人的音乐清单中,关于民谣,我们还可以谈论什么?它不仅是一种来自土地的音乐更重要的是,民谣也是一种发现生活的方式。

在这场演出中,民谣走进了剧场,音乐有了更广阔的更精致的可能。音乐不止是一把吉他一个人,也可以是文字,画面,影像的全方位结合。


2011年

静水深流——纪念河酒吧10周年民谣剧场音乐会


blob.png

在周云蓬演完一个糟糕的音乐节后,一帮人开会说成立个“民谣联盟组织”吧。2011年正值“河酒吧”10周年,这间酒吧由野孩子的小索和张佺创立,地址就在三里屯南街,当年万晓利,野孩子,左小祖咒,舌头乐队都经常在这里演出,诗人,乐评人和艺术家也纷纷聚集在这里,可以说“河酒吧”就是中国当代民谣的“母亲河‘。


blob.png

为了纪念这个中国当代民谣的发轫端,也为了体现民谣联盟正式成立要做点大事,“河联盟”成立。它的意义感召了很多当年在“河酒吧”做音乐和听音乐的人:远在香港的诗人、摄影师廖伟棠寄来了珍贵的历史照片,张玮玮作为当年“河酒吧”的“野孩子”乐队最直接的继承人,开始联系当年在这里活动的人,包括摄影师安娜伊思、诗人尹丽川、乐评人穆谦,以及谢强、曹操等等一批与“河酒吧”共同成长的人,做了视频的采访,讲述“河酒吧”当年的历史和乌托邦般的生活氛围。安娜伊思给了我们大量的的珍贵照片(她现在被人熟知的身份是演员刘烨的太太,但当年她是“河酒吧”一批留学生里的活跃分子),从这些影像里大家开始触摸和梳理“河酒吧”的历史和中国当代民谣的脉络。

blob.png

在这场演出上,早已在实验音乐的路上越走越远的小河,完完整整地唱了他在“河酒吧”录的第一张专辑《飞不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万晓利演唱了《狐狸》专辑里所有的老歌,张玮玮、郭龙、张佺的“野孩子”上场,河酒吧的气质和精神内涵一下子就像仪式一样呈现出来。

blob.png

当年河酒吧的一角这场演出还有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静水深流”:河酒吧虽然消失了,但是还有一股可以流传下来的气质,带动这些音乐人去向更深远广阔的地方探索。


2012年

“云上的狐狸发疯了”民谣演唱会


blob.png

东宫举办了不少民谣演出,现在周云蓬小河万晓利这三个凑一起叫“横切面”,当年新闻通稿还用的是“民谣铁三角”这个名字:钝角小河,包罗万象合为一体;锐角万晓利,是钻牛角尖的陀螺;直角周云蓬,最稳定的平衡者。


2012年

走江湖之“香港艺术节”


blob.png

“河酒吧”纪念演出之后,小河接到了香港艺术节的邀请。

去香港演出固然好,当时最麻烦的事情出在了签证上。签证本身不是难事,难在民谣音乐人都是来自很偏僻的地方,比如小河、万晓利都是来自邯郸的小县城,张玮玮、郭龙来自甘肃的白银,吴吞的户籍所在地在最敏感的乌鲁木齐,大部分地方甚至没有开放香港自由行,他们又常年在外头漂着,居无定所,更没有工作单位。

但一切艰辛都是值得的,上一次中国内地摇滚乐在中国香港的集体亮相,还得追溯到1994年魔岩三杰和唐朝在红磡体育馆的演唱会,而这一次民谣军团在第40届香港艺术节的登场,则更为沉稳地表达了中国当代民谣成熟的状态和富有人文情怀的艺术表现力。


2012年

走江湖之“大陆新民谣宝岛放歌会”


blob.png

blob.png

2006年,野火乐集把胡德夫引进内地;6年之后,他们又把大陆民谣反过来介绍给台湾乐迷。正如其创办人熊儒贤所说,也许几十年后,我们会知道我们今天做了什么。

在台湾的演出中,台北艺文界的大佬们都来了:万芳、张悬、罗思容、曾淑勤、陈升、夏宇、吴楚楚、张培仁、陶晓清、马世芳、张铁志、翁嘉铭、黄连煜、张四十三……都是随便来一个都能让人尖叫的名字。

和香港的演出相比,台湾更让人放松和舒适,小河唱了一首《往生咒》,他说献给凤飞飞。野孩子再次唱起《眼望着北方》。在周云蓬和小河的提议下,加上陈永龙和万晓利,四人临时排了一首《好好爱我》献给逝去的凤飞飞。演出到尾声时,张玮玮与郭龙演完两个人的最后一首,陈升便冲上了台,和他俩合作了一曲国语版的《鼓声若响》...


2013年

中国“怪”声音——《金色推土机》首发演唱会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我们不唱孤儿之歌,也不唱可怜鸟”

“我们的歌是红色推土机,轰隆隆的,有力量;我们的歌是金色推土机,升级啦!发着光!”

2013年推出的《金色推土机》相当于《红色推土机》是升级版本,吸引了左小祖咒、张玮玮、罗思容、陈世川等更多优秀的民谣歌手来参与。在东宫影剧院的这场演出中,演出周云蓬、小河、刘东明、冬子、钟立风、钟童茜、贵州安顺盲童合唱团,龚琳娜,一起像做手工一样一点点推动着这个公益项目。


2014年

纪念小索逝世十周年音乐会


blob.png

一周年时的纪念演出现场


2005年,冬天。缅怀纪念小索去世一周年的演出,在新豪运酒吧,当狭窄的场地内摆满了白色的蜡烛、菊花和百合花,气氛宁静和萧索。当时有个长头发的青年人坐在舞台下面第一排失声痛哭,那个人就是后来树音乐的老板姜树。

blob.png

河酒吧时的野孩子


后来树音乐在小索逝世十周年时,办了一场纪念演出。从一定意义上讲,这已经不是一场演出,而是对一个时代的立体的回顾。这些民谣音乐的高手们才会汇合在一起,大家就像各路侠客一样亮出自己的十八班武艺:小河已经变成了弹阮,宋雨哲弹曼陀铃,李铁桥吹萨克斯,吴吞用一管自己做的尺八,张玮玮回归手风琴,野孩子乐队的和声已经又到了更开阔丰富之地。


2014年

《自由之声》专辑

blob.png

《自由之声》是一张和电影《黄金时代》有关的唱片,却不是电影的原声大碟,其中的作品也没有出现在电影里。

从专辑的定义来看,它是电影的一种注脚,以民谣的方式来延伸《黄金时代》里有关萧红、关于民国时代文人的话题。小河,周云蓬,钟立风,宋冬野,邵夷贝,莫西子诗,大家围绕着《黄金时代》,做一次有关自由的音乐座谈会。


2015年

“野孩子”乐队二十周年演唱会


blob.png

当时关于民谣新旧交替还在争论,麻雀瓦舍刚刚倒掉。刨除掉外界的纷扰,野孩子只是专注地排练,期待完美绽放。精美有质感的灯光舞美和最专业顶级的音响设备和操控让这场演出树立了一个民谣演出顶级的标杆,胡德夫,吴吞,由周云蓬,万晓利和小河组成的“横切面”组合,这些黄金嘉宾阵容也是给这场演出呈现了高品质的质感。


blob.png

演出结尾,屏幕上打出了张佺说的一段话,这些话道出了野孩子的心声——“如果不提二十周年,我真的没有意识到有一件事情让我身在其中那么长的时间。所有过去的失败和骄傲,所有的聚散离合,就像是发生在昨天。和很多人一样,我也奢望下一个二十年后我们还能坐在台上,像我年轻时总会想起的诗句那样。光阴如水,光阴如火,我们在大地上只唱一生。”


2016年

音乐肖像“时间的蜜”


blob.png

blob.png

2009年,小河第一次产生了“音乐肖像”的想法。他对“音乐肖像”的解释是六个字:“用歌唱去记录”。小河根据网友发来的邮件所提供的自我介绍和申请理由,小河会选出一个人,与他相处一天或者两三天,把这个人的生活创作成一首歌。

五年之后,他再度重启“音乐肖像”时,决定赋予这个项目更多不一样的意义。小河先后找来12组音乐人来演绎这12首歌。这次的活动用民谣演出已经不足以概括,炸裂现场的subs,说唱诗人小老虎都参与到了其中,没准下次你能听到死金x小河。(摄影/高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