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亦回望于你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9/29 17:37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1572   阅读:253   回复:0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亦回望于你。”


blob.png


当一个基于感性创作的音乐人,遇上一个理性思维的新媒体艺术家,会不会是世界上最没有共同语言的两个人?


然而神奇的是,他们却能互相激发,一次次开启彼此的突破口,碰撞出令人惊叹的艺术创作。


blob.png


2016年1月,转型独立的李霄云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场“正常人”演唱会,选择在新年伊始以全新的独立音乐人身份正式亮相。李霄云充满幻想的音乐与浸入式舞台效果互相融合,仿佛开启了一个新入口。


舞台导演是丁东,一个“在技术的多样中构建艺术纯粹”的新媒体艺术家,他为李霄云的音乐世界搭建了完美的视觉载体。


关于那场演出,我们做过一次详细的专访。

他告诉你,一场演出是如何“哄骗”观众的


半年后,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合作。这一次,是共同完成一个装置作品,需要李霄云根据丁东的光影世界, 创作与之嵌套的声音体系。对李霄云来说,这是她音乐生涯的一次全新探索与突破。她第一次要抛开她所熟悉的感性创作,剥离情感层面,在音乐中呈现出完全理性的状态。


而随着合作的深入,他们渐渐打破了先后与主被动关系,变成了一个互相激发创造的过程。


作品叫“虚无”,一个时间、空间与光三维融合的魔术。


blob.png


“虚无”不是一蹴而就的,它经历了1.0,2.0,3.0,4.0版本,最终与李霄云相遇,成为了5.0。9月28日至10月6日,“虚无”将在751D·PARK 7000罐展出,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当被要求描述这个装置作品时,李霄云说,自己去看吧,语言很难解释。


仅仅是二维的视频,就已经足够震撼,它完美地展现了当音乐被看见时应有的样子。而这一次,丁东在光影与声音艺术的基础上,加入了空间的概念。仿佛一个连接你内心深处的虫洞。


文科生x理科生,也能一起玩艺术。


合作是这样开始的。


李霄云:有一天丁导问我,霄云,我们要不要一起做一点好玩的东西?我过来一看,当时就被震撼到了。他就问我,你有没有兴趣做这个部分的音乐?我说好啊,因为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这是第一次和别人的作品combine,当时完全时尝试的心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肯定我的东西。


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创作,折磨了我好几个晚上。里面几乎没有乐器和旋律,我要移除所有人的感情部分,因为需要呈现一种非常理性的状态。他又给我一个特别飘渺的关键词:虚无,这让我很崩溃。我只能凭想象去完成。


我根据视觉想象,拼凑出了我认为相对“物理”的音乐给他。创作的过程通常会越来越疯癫,后来就有点脱离他的作品。我担心他会嫌我太过了,结果丁导听了以后说,“我决定了,要让大家看一个更大的。”第一次尝试得到这样的肯定让我超兴奋,这也是让我非常确定要和他合作的时刻。


我相信丁导,因为他是会很纯粹地去做事的人,我相信他能做出真正有趣的东西。从演唱会开始我就觉得和丁导比较投缘,投缘的点在于丁导的认真和专业。他会严谨地处理好每个环节,让你有一种踏实感。我喜欢和丁导这样的人一起玩。


对我来说我的收获是,发现自己还能做这样的事情,似乎又探索出了新的可能。


blob.png


丁东:李霄云的音乐在我看来是有想象力的。她的音乐够暧昧,不清晰,混沌,我呈现什么视觉好像都合理,这是比较对我胃口的音乐。而这次合作之前我还担心她有些想法不能接受,结果她不但没有觉得太疯癫,反而觉得不够疯癫。她的反应是让我们完全没有料到的。这次的音乐,够疯。


以前我们用的是很Ambient+Techno的音乐,比较工业、机械、几何。而霄云给我第一版Demo时,音乐理性而又不乏情感因素,我一下感觉想象力被拓宽了,当时就很兴奋,觉得肯定能做出一个更好玩的东西。事实证明,这次展览的装置因为她,又变得不一样了。


二位主创是如何阐释这个作品的?


丁东:在现场,观众能通过一个走道,走进一个黑暗的房间,这个装置会被放大。房间里回音很大,隔绝了自然光,给人一种不真实、与世隔绝之感。还有一个滑梯。最后在装置的尽头,你能在高空,从一个小管道里俯视到自己。“当你望向深渊,深渊亦回望于你。”


blob.png

李霄云:你寻找,发现,突破了很多神奇的机关,当你期待更多的时候,其实最后看到的是你自己。特别孤独的感觉。


丁东:就像人的脑子。


blob.png


为什么是虚无?


丁东:这个装置主要是投影在空间里的变形。一开始叫“空白”,是在一个方形的空白空间里投射视觉,空间甚至都是捏造的。后来我们把空间换成了圆形,发现变得更加迷幻了,因为圆形没有方向,你很容易迷失其中。这时就觉得“虚无”更贴切,和捏造空间有关。


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太多意义和结果,就是过程很好玩。它也不会刻意去暗示或引导你什么,给你一些物理的刺激,给你一些思考的空间,剩下的由你自己决定。


李霄云:我们会刻意规避太具象的表达,不希望别人想的过于具体,因为它是虚无。哪怕是让人有一种放空的时刻也好,就像被催眠,如果能让人有放空感,就已经很神奇了。


blob.png


“虚无”的灵感从何而来?


丁东:有一次碰巧在楼道里做投影,投影到远处时散到了周围的墙上,我觉得还挺有意思,就萌生了做一个这样的装置的想法。先做一个大致的视觉,再寻找匹配的音乐。我们做的很多东西一开始都没有目的或意义,就是萌生一个想法,再慢慢发散,最后成型。


霄云:就像是一个艺术实验。


丁东:我们喜欢表现物理性的刺激,比如从声音、视觉上,它可能并不柔和,就像拿针扎你一下。


blob.png


所以,这是两个爱音乐的孩子,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再共同放大实现成为艺术品的故事。


爱音乐的孩子能够把音乐变成一个玩具,延伸出无限可能性,这一点和乐童音乐十分契合,就像李霄云说的:“我已经觉得自己快成乐童的人了,感觉就像是能一起玩的小伙伴,大家都是能纯粹追求什么的人。”因此这次的展览,乐童也是合作伙伴。


用物理感官的利刃撕开那些理性知觉的愚蠢外衣吧,露出你迷人又令人深感困惑的身体。


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唤醒实验场《虚无》 视觉装置展


blob.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