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音乐专题:当我们聚在一起,就不再是孤岛 | 羣岛ARCPLG专访

作者:Oyster霄子    发布时间:2018/07/11 15:25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6641   阅读:35   回复:0

WechatIMG273.jpeg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像座孤岛,在汪洋中各自漂泊,任凭海水冲刷咨意带走所有过去,照单全收洋流的喂养直到无以复加。悲鸣不需要语言,活着不等于存在,我们就伫立在汪洋的中央,相互遥望。」


羣岛的由来是在离岛当兵时,每天在天亮前会出海钓鱼的一艘船,当时就觉得是好浪漫的名字一定要把它当做团名呀。


然而退伍之后的日子发生了很多事,好坏参半但起伏太大还是很难轻松面对,一直以来认知的价值也在学运后瓦解,于是整个人都重组了。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以个体的形态存在,但又无法真正离群所居,没有什麽不能割捨却也无法轻易放弃,渐渐开始懂得用最适当的方式活著。但很多时候其实是需要被改变的,如果就这样旁观不会让结果变好,不会让自己更好,这是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不想只当个旁观者,任凭时代冲刷。


团员的组成是来自于所有人在各自都经历巨大变革之后,决定要好好的做些什麽来改变现况而聚在一起,于是我们都不再是孤岛,我们是羣岛。


(以上介绍来自羣岛FB)


WechatIMG274.jpeg

(图片来自羣岛FB)


这个乐团成立于2014年。羣岛的情况和大部分独立乐团一样,团员们都有各自的职业,但因为音乐这件事聚在一起。就像他们给自己的定义,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在生命历程中独自飘荡,但在被社会化的过程中发现我们终究无法完全脱离外界行走,于是开始愿意接受来自其他岛屿的讯号,也开始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号。

羣岛的作品都是用简单易懂的英文在表达情感,他们在2016年发行了第一张EP《SEAWEED海藻》。这张EP与羣岛的海岛印象结合,将海洋生态的风景象征现代青年之于社会的写实情境。乐团成员的父母辈皆为战后婴儿潮的年龄层,也是台湾当代最大的人口分布族群;相对的青年族群则是少子化甚剧,并且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被灌输为草莓族的七年级生。在扶养比日渐升高、金融风暴后贫富差距扩大、学运后的时局动荡,都造成许多不安定的压力因素,使得我辈青年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遭遇到很多前所未有的挫折与困境。《SEAWEED 海藻》这个作品除了反映这样的现实外,也期许在社会中持续奋斗的青年们能如海藻一般不畏惧严苛的环境与时代的洪流冲刷,创造属于我们的时代,遍地而生。(来自专辑介绍)


这次乐童君和他们聊了聊关于成团以来的一些感悟和对独立乐团的看法(访问后半部分团员们开始放飞自我,内容有些许脱线和不正经,望大家见谅)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去听听看他们的作品,虽然目前只发行了一张ep(新专辑正在筹备中)但这团绝对值得你期待更多。


主唱/吉他手:允中

主唱/吉他手:恺中

贝斯手:肚脐

鼓手:屁黄

合成器手:33(伟山)




你们成为音乐人,选择这条路有什么契机吗?


允中:我是允中。我没有打算成为音乐人,只是因为我很喜欢各种创作类型的东西,然后刚好学生时期的时候比较闲,也因为我的姐姐很久以前就听一些西洋跟独立音乐的东西,所以我就有被影响到,所以就开始喜欢乐团这个文化,然后开始想要做自己的歌。所以并没有期待自己成为一个音乐人,而是因为喜欢玩团这件事而开始玩团。


肚脐:大家好我是肚脐。我的生长背景压力比较大,找不到出口,我像是个猪头,所以我选择用这个发泄,但是在发泄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很喜欢节奏,还有低音,所以我选择玩电贝司,然后就开始喜欢它了,就像喜欢做料理一样,一旦喜欢就要做到底。刚好遇到这群杂碎就一起玩团,很开心。


屁黄:嗨我是屁黄。我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去玩打鼓机,然后陈允中觉得我很厉害,我应该会打鼓,所以我就玩乐团(陈允中:没有没有并没有)然后呢我就一路玩到现在。好,就这样。


33:我是伟山。因为我从小是学古典钢琴的,然后学生时期跳舞的话会听很多九零年代的音乐,现在的话就觉得,因为我自己会乐器嘛,然后可以把自己想要做的音乐这样做出来,融合不同的文化风格,能够自己做出来的话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恺中:我是恺中。玩音乐是因为我是一个有很多喜好的人,对什么有兴趣我就会去接触去玩。然后刚好因为小时候就听了很多国外的音乐,幼稚园的时候就听Michael Jackson之类的,就对音乐有很大的兴趣。刚好我从美国念书回来之后,屁黄找我回来和他们玩团。我们大学就认识了,可是当时我们在不同乐团,回来之后就和他们一起继续玩音乐这样子。

WechatIMG275.jpeg


你们从成团到现在有没有碰到过什么瓶颈?


(33:我们还在瓶颈)

允中:我们原定是前年就开始录专辑,其实去年就应该要发了,但是我们拖到今年的原因是因为......创作本身就是一种瓶颈,延续我们上一个话题就是说,我们都是因为兴趣使然开始玩乐团,当大家把计划和目标放到更远更大的时候,执行力上面就会有很大的落差。我们毕竟还是个团体,所以每个人互相搭配的默契跟一些价值观,就还是要整合,可这就是玩乐团很难的部分,所以最大的瓶颈就是我们彼此之间的合作这件事情。虽然我们是兴趣使然玩乐团,但我们也不希望只止于兴趣而已,还是希望我们所有做的事情,我们投入时间下去都是有价值的。我们希望把它做大做好,但做大做好就很难,不管技术上也好,或是心态上也好,都需要克服。这也是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难关。目前这个难关我们头已经过了,就看身体能不能克服。


肚脐:我觉得啊,就是要用感性创作用理性做事,但是当感性超越了理性的时候,会代入太多情绪,所以我们的摩擦其实非常多。但是我觉得每一个人其实都有在成长,能够很自然地去调和什么时候该用理性去处理,什么时候该用感性去表演,这几年我们都在磨合这件事情,我觉得大家很棒!希望你们可以期待羣岛。


那你们有没有希望你们的作品被某一个特定的族群或者什么样的人听到?


允中:会花钱的人(哈哈哈哈哈)会花钱买专辑、周边跟可能有一些闲钱想要投资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如果他手边刚好有一些闲钱,五六十万,七八十万,两三百万想要花但没地方花,就可以户到我汇头(众人:户到我汇头??)不是不是,还是希望能够有真正理解我们想要讲什么,品味相近的歌迷可以来接受。


你们觉得台湾的音乐环境和其它地区有什么不一样吗?


允中:因为我们团比较特别的事情是,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台湾土生土长,但我们都是唱全英文的创作。我们预设就是不希望被局限在仅仅是华语的文化圈,希望可以把我们自己想要讨论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用更开放式的方式去接触在外的环境。当然我们会觉得说,以台湾目前的环境来看,我们羣岛的成团时间没有很长,但我们各自进入乐团文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们都还蛮有感觉,台湾这十年来的文化跟乐团生态上面,其实比其它地区都有很明显的进步。比较可惜的事情是,我们终究可能因为地区的限制,人口的限制,能够商业化操作的独立乐团,就是有big agency来签约的乐团还是很少。所以像我们这种比较小的独立乐团就比较难有商业化的发展。而且如果我们要到其它地区去发展的时候,成本势必会比较高,不像内陆地区靠开车就可以去tour。所以就以台湾目前的生态来说,我们觉得算是很良性地在成长,以整个亚洲圈来说,我们好像还可以再更好,如果台湾把自己局限在华语文化圈的话其实有点可惜。但结论还是,台湾的音乐环境还是不错的,大家不要气馁。


恺中:我要补充一下唱英文这件事。那个时候是我和允中先起头决定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个有点回到上一题的感觉,我们要做音乐给什么样的群众听。我一开始想得比较简单,我想要每一个人都听得懂我们在干嘛,不管你是非洲的小朋友还是哪个国家的人,我希望尽量把歌词写得很简单,变成大家都可以懂的东西。因为日本人肯定也会懂一点点英文,非洲也会懂一些英文,但你讲中文他们不一定能懂。语言对我来说是用来沟通的,我们写简单的英文歌词就是为了和每一个人都可以沟通。


WechatIMG272.jpeg


你们下一步有没有想要突破的事情?


肚脐:金曲奖啊

(众人:哇哦!!)

(允中:不好意思我们的言论仅代表团员自己的言论不代表本团的言论)

允中:我们目前最大的期待就是专辑顺利发行,然后可以有比较完整的规划,比如说让大家看到mv。其实我们团员每个人都蛮多才多艺的,如果每个人都能发展一些属于羣岛特色的东西出来,这也是我们非常期待的。奖项和比赛我们当然会有兴趣,但我们希望有更多台湾以外的人可以听到我们的歌,或者去台湾以外的地方表演,这是我们最迫切想要的事情。我们都希望把作品做到最好,至于奖项方面,如果可以,有机会有能力被认可的话,其实是顺便的事情,但不会把它当成第一个目标。


肚脐:我会希望当羣岛不管把目标定得多高多远,我自己的目标是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是非常开心的,我也打算把这件事情扛在自己身上,所以,大家加油。


恺中:我现在的目标是成为神奇宝贝大师。(允中:我也是我也是!我也要!)


屁黄:我的目标.....明年结婚吧(众人问号:欸??不是在讲我们乐团的目标吗??)哦....哦是他先说神奇宝贝大师的啊!(肚脐:那我要发财,放天灯赚大钱)乐团的目标哦,我希望,让更多人听到我们的音乐是废话啦(众人:听到我们音乐是废话?所以我们都在唱废话?)不是不是,我想要到东南亚国家演出,我觉得我自己被我们的歌感动了,为什么会选东南亚呢,因为那离我最近,可能会比较好达成一点。(伟山:你是说中南部还是东南亚)


33:因为我是后来才加入羣岛,就刚好是他们的专辑难产期(众人:你是吉祥物 伟山:我是小可爱) 当时的目标是,如果一个乐团可以开心地玩团就好了,这个目标最近好像有达成的感觉,那下一个目标的话,希望大家听到我们的音乐,听到我们做音乐的初衷是一样的,我们的音乐可以做出有感染力的感觉。


你们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刚开始想要玩团的人讲吗?


(众人:千万不要,不要开店不要玩团)

允中:应该说,我不会阻止任何人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只是现在有很多新的科技一直在发展和更新,大家不要去想这个产业还有没有发展空间,或者是还有没有钱赚,或是能不能够养活你,因为我觉得很多事情都会被淘汰,比如说一些劳动力的工作,比如说司机、工人、或是一些工厂里生产线的员工们,这些很有可能会被机器取代,我们去讲趋势或者产业发展都没有什么意义,我觉得都是要做自己有兴趣的东西。但重点是一定要很认真看待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见得一定要很愉快,但要持续保持热情,我觉得都会有机会成就一番事业。所以如果想要玩乐团的人我觉得都可以进来玩。(肚脐:换我说换我说)


肚脐:我觉得玩团就像谈恋爱,就是你要沟通,你要大量地沟通,要用对方的语言让他知道你在想什么,然后对方也会回馈。就是你对待你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你们想要更好的关系,你们就要包容,等到了包容的极限没办法再包容了,你就要去沟通,那对方愿意为这段关系付出也会包容。所以,请把你的团员当恋人,每一个都是恋人,你不能随便对你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发脾气,没有人应该要接受你的情绪。呃,就这样,要加油哦。


屁黄:玩团很辛苦,但......如果你肚子饿了你就会吃饭,你够想玩团你就会玩团,就这样。


33:好像很多人玩团都是因为觉得很帅,但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大不了,你觉得很帅你就好好玩。但如果你想放弃的话就不要拖累别人,就赶快滚。有时候我觉得有些人要玩不玩又不滚,这是最讨厌的,不玩就赶快滚,但如果你想要继续的话,就像肚脐讲的一样,要包容。


羣岛FB:https://www.facebook.com/ARCPLG/

羣岛作品收听:http://url.cn/5F17Zoy


(特别感谢访问小帮手:Haile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