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音乐专题:民间独立谣滚女青年 | 叶重独家专访

作者:Oyster霄子    发布时间:2018/08/03 16:54    分类:乐童面对面    点击:105   阅读:21   回复:0

微信图片_20180725153500.jpg

听过那么多民谣音乐之后我们发现,那些最打动人心的歌曲往往并不是拥有深奥和弦和华丽编曲的作品,而是将真心赤裸摊开,用情感灌注的音符最能产生共鸣。


在浙江丽水出生的叶重,大学时代在台湾度过。在辅仁大学念社工学系的她并不是音乐科班出生,甚至从大学时期才开始逐渐认真接触音乐这个领域。和大多数的音乐爱好者一样,她并没有将做音乐当成正职,而是随心记录下生活的点滴,把它们变成文字和旋律表达出来。


微信图片_20180720115310.jpg

叶重获得辅大第40届青韵奖创作组最佳演出。她的获奖曲<梦遥>是在描述一个人在外求学内心的孤单和对生活的一些不知所措,浅浅的吟唱仿佛在你耳边说着关于自己的故事,听过之后会让你感到即使身处异乡,只要回头家就在眼前。


辅仁大学青韵奖歌唱比赛为辅大一年一度之音乐盛会,由辅大民谣吉他社扩大举办成全国性歌唱比赛,邀请各大专院校的学生参与。历年来参赛者皆有良好音乐水准,不论是在演唱、作词、作曲等,各方面均有杰出之表现,国内唱片事业亦从辅大发掘出不少明日之星,例如飞儿乐团F.I.R、Dena,宋芸桦,丁晓雯。青韵奖逐渐成为音乐圈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同性质的比赛还有淡江大学金韶奖、政大金旋奖和台大音韵奖。


微信图片_20180720115314.jpg

(烂泥发芽音乐祭)


青韵奖之后,叶重受到大大小小的演出邀约,她的作品也在大学生群体中越来越有知名度。


她做音乐的初衷始终是用真心灌溉作品,从最为切身体会的生活中,把所有值得纪念的,值得回忆的事情一一记录,再付上和弦的配衬,所有的感动和画面就在听到音乐的瞬间呈现。


叶重现已毕业回到大陆,相信她的创作会继续带给大家温暖的感受。



1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


高中时候就有随便敲敲打打写的一些东西,真正有可以上台面表演的作品产生是在19岁那年。


2

有没有影响你玩音乐的精神指标?


一开始想要写歌纯粹是因为我的记性很差,所以我遇到事情都会写下来,但是后来发现有些情绪难以用文字描述但是可以用乐句表达,于是就开始写歌了。所以不知道“记性差”这件事算不算我还在写歌的精神指标~而且我很喜欢一首歌被创作出来之后,我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再去唱这首歌,都可以想起那个写歌的当下,这种感觉很美妙。


3

台湾的音乐环境和大陆的有什么不同吗?


我觉得我好像没有什么经验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是大学才去的台湾,而大学之前的时间都在认真读书,完全没有接触过大陆的音乐环境,现在刚毕业也还没有接触到大陆的部分。

至于台湾的音乐环境,我想我可以说的,也只有我自己的感受,它给我的感觉是玩音乐的起点很低,但是后期要拼了命努力,因为只要你想,你都可以有机会做音乐作品出来,可是要坚持或者要出类拔萃就是要拼命努力(我猜大陆应该更是这样)。不过我很喜欢“起点低”这部分,经常能看到很多国高中的吉他社或者热音社做了很多很棒的东西,就会想到我自己高中的时候,身边完全没有可以一起玩音乐的朋友,会有点遗憾。


4

拿到青韵奖创作组第一之后有没有想要突破的事?


应该说拿奖这件事是一件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想要突破的事一直都有,不是在拿奖之后才出现的~ 想要能学更多音乐相关的事情,只有基础越来越扎实,底层建筑越来越大,我的音乐才有可能有更多不同面向的发展,但是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所以都在四处找机会可以学到更多。


5

打算把音乐当做正职吗?为什么?


目前没有这个打算,因为知道现在的自己没办法用才华养活自己,因为才华不够~而且其实从小到大最想做的事情还是能让这个世界变的好一点点,音乐可以影响世界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的音乐现在还做不到这件事(未来也应该做不到哈哈),所以还是乖乖读好社会工作专业然后踏实做事。


6

<梦遥>是在什么情境下写出来的?


大二那年在台湾,很久没回家,而且把自己事情排的太满的情况下,极度想家,在一个月光可以照在我书桌的夜晚,一气呵成写完的。


7

你觉得现在所处的音乐环境给你的灵感和局限分別是什么?


对于我自己来说,环境很自由,我想说的话都可以写进歌里。

局限我觉得可能还是钱的问题,虽然也一直被说着:“只要去做,就能想到办法”,我懂这个道理,但是钱真的很重要呜呜,之前我也做了一首full band的demo歌曲,因为我自己没有乐团,所以乐手都是朋友,总不能让人家白白付出时间来,所以……你懂的。


8

你有没有希望你的作品被某一个特定的族群或者什么样的人听到?


以前从来没想过,因为我上面也说我写歌是为了帮助记性很差的我自己,所以都是以取悦自己为出发点的,后来上了一些有关音乐产业的课,再加上有陌生听众给我回馈之后,会想要可以取悦自己的同时,也让别人有些感触。但,是不是特定的族群我觉得还好,佛系听歌,听到的都是缘分,而且我现在发现我的听众范围有点广,很难定义,但是挺好的哈哈。


9

你觉得你在台湾念书期间,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或者不适应)是什么?


没有遇到什么很大的困难~因为我在台湾遇到了一群对我很好的朋友,真要说不适应的话就是写<梦遥>的时候,那段特别特别想家的日子。


10

会不会考虑把在台湾的生活写进歌里出一张专辑?


已经有人这么做了,而且做的超级棒!(郑兴了解一下)。我目前写歌都是随性写,没有预先想好专辑的概念哈哈,等写的歌多一点,写的顺了一点之后,再来想专辑的问题好了。


11

你对自己的创作风格有什么定义吗?


我给自己下的标签是:#民间独立摇滚女青年,又称民谣女青年(我知道摇和谣不一样),我不想我的创作风格被定义之后就被局限,但是可以定义我这个人哈哈,民谣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态度,不是音乐形态,民谣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唱给大家听,我想做这样的人。


12

推荐一些你最近正在听的音乐作品吧。


我什么都听,开着音乐播放器随机播。最近刻意点开听的团是HYUKOH。


13

对未来有什么期待吗?


愿你我永远以一颗温柔的心体会世界,愿你我永远用细腻的眼光看待世界。

希望世界和我们都能变得更好吧

评论